<nobr id="hv1zx"></nobr>

      <mark id="hv1zx"><listing id="hv1zx"><pre id="hv1zx"></pre></listing></mark>

          <meter id="hv1zx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hv1zx"><mark id="hv1zx"><track id="hv1zx"></track></mark></em>
              <del id="hv1zx"><mark id="hv1zx"></mark></del>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v1zx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hv1zx"></del>

                聽新聞
                放大鏡
                江蘇省檢察機關服務保障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新聞發布會典型案例
                2021-12-27 17:09:00  來源:江蘇省檢察院

                江蘇省檢察機關服務保障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新聞發布會典型案例

                2021年12月27日

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
                  1.J公司串通投標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對合規整改取得實效的企業依法從寬處理

                  2.侯某、宋某假冒注冊商標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對合規整改敷衍塞責的企業依法提起公訴

                  3.某行業多家企業制假售假系列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針對地區行業共性風險引導開展整體合規建設

                  4.馬某拒不執行裁定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幫助涉案企業挽回損失,保障職工合法權益

                  5.F公司重大責任事故撤案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嚴格把握追訴標準,為重大項目“搭橋鋪路”

                  6.祁某、陳某受賄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從嚴打擊侵犯民企權益職務犯罪,維護法治營商環境

                  7.N公司、于某合同詐騙撤案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準確界定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

                  8.L公司、趙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依托大數據平臺精準開展辦案影響評估

                  9.李某等人虛假仲裁執行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充分履行民事檢察監督職能,雙向保護勞資合法權益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一

                  J公司串通投標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對合規整改取得實效的企業依法從寬處理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J公司系大型交通工程施工類民營企業,孫某系該公司主管招投標工作的總經濟師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至2017年間,孫某代表J公司與其它投標單位串通,在多個道路建設工程招投標過程中,約定限制最低報價,累計中標金額巨大,損害招標人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某區人民檢察院受理審查起訴后,啟動辦案影響評估工作,經實地走訪調查了解到:1.J公司在冊員工6000余人,帶動農民工就業約3萬人,在國內外承擔十余個施工建設項目;2.在招投標管理方面存在諸多風險,如監督執紀與業務經營“兩張皮”、投標報價內部審批流程混亂、公司員工對串標的違法性認識不足等;3.J公司認罪認罰,自愿承諾合規整改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12月下旬,J公司制定初步合規計劃。后某區人民檢察院舉行專家聽證會,對J公司合規計劃的針對性、可行性,提出詳細完善建議。當地成立第三方監管委員會后,檢察機關及時建議啟動第三方監管機制,第三方監管小組采用飛行檢查、問卷訪談、模擬測試等方式,對企業合規整改實效進行監管考察。經過10個月的合規整改,J公司修改了公司章程,全面修訂經營開發流程和績效考核細則,企業經營行為得到有效規范,企業治理結構得到有力改善,僅今年7月至10月,該公司累計中標項目57個,無一違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10月,某區人民檢察院再次組織召開聽證會,對合規有效性進行聽證,聽證員一致認為J公司合規整改取得實效,達到合規預期目標。檢察機關綜合考慮串通投標罪的法定最高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,單位犯該罪的僅單處罰金,對直接實施串標行為的主管人員孫某已依法起訴并追究刑事責任,J公司認罪認罰,企業合規整改取得實效,依法決定對J公司不起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辦理與經營相關的涉企經濟犯罪等案件,主動開展辦案影響評估,客觀審查案件是否符合企業合規試點條件,在征詢涉案企業、個人意見后,及時啟動合規辦案機制,針對企業存在的違法經營風險點,積極引導企業進行合規整改,對合規整改取得實效的企業,依法作出從寬處理。本案中,檢察機關在依法懲處涉案企業相關責任人的同時,通過多種方式監督企業全面落實合規計劃,對有效執行合規計劃、通過考察評估的,及時兌現刑罰激勵政策,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二

                  侯某、宋某假冒注冊商標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對合規整改敷衍塞責的企業依法提起公訴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侯某、宋某系口罩加工生產民營企業L公司的實際控制人、法定代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侯某、宋某二人未經合法注冊商標權利人許可,于2018年初至2019年12月組織他人在租用的民房內生產假冒他人注冊商標的防塵口罩合計80余萬只,并由侯某通過微信以個人名義進行銷售,銷售金額合計人民幣16萬余元,銷售所得均歸個人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查明,2019年4月,二人注冊成立L公司,注冊自有品牌商標,生產自有品牌口罩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某區人民檢察院受理案件后,經審查認為,侯某、宋某假冒注冊商標,事實清楚、證據確實充分。檢察機關開展辦案影響評估,通過實地走訪企業,了解到:1.L公司在2021年1月至7月納稅35萬元,用工16人,企業處于正常生產經營狀態。2.侯某系L公司實際控制人,L公司雖不涉嫌犯罪,但公司相關設備曾被用來生產涉案口罩,與案件事實密切相關,后續仍存在侵犯知識產權的違法犯罪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8月25日,檢察機關依法向企業送達法律文書,經L公司申請,引導企業圍繞商標規范使用開展合規建設。企業隨后提交合規計劃,承諾在建立商標合規使用制度等方面進行整改。檢察機關及第三方組織先后三次對企業開展實地考察監督,發現企業一直未有效執行合規計劃。合規考察期滿后,經第三方組織評估認為企業合規計劃基本停留“紙面”,尤其是未按照合規計劃進行商標管理有效整改,最終認定合規考察結果為不合格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審查采納了第三方組織合規考察書面報告,認定該企業未通過合規考察。2021年10月29日,檢察機關綜合考慮案件事實、情節,以及L公司未有效合規整改等情況,依法對侯某、宋某提起公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開展企業合規改革試點,注重合規的實施與監督,對在考察期內有效執行合規計劃、通過考察評估的企業,依法兌現從寬處理的刑罰激勵政策,但對合規整改敷衍塞責的,綜合案件事實和相關情節,依法作出處理決定。本案中,經過考察發現,企業雖有部分整改,但合規計劃的核心內容未得到有效落實,最終檢察機關綜合考量全案情況,依法對相關責任人員提起公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三

                  某行業多家企業制假售假系列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針對地區行業共性風險引導開展整體合規建設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至5月,Z市某行業商會先后有13家企業涉嫌生產、銷售假冒某國外品牌商品,其中8家企業受到行政處罰,5家企業涉嫌犯罪進入刑事程序。相關涉罪企業生產、銷售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價值人民幣10.9萬元至29.3萬元不等。案發后,涉罪企業和9名涉罪人員均認罪認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Z市人民檢察院受理審查起訴后,堅持“輕輕重重”原則,綜合考慮案件數額、認罪認罰、積極退贓等因素,對1家企業及4名人員不起訴,以假冒注冊商標罪對4家企業及5名人員提起公訴,提出八個月至一年十個月有期徒刑并處罰金的量刑建議,均得到法院判決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在辦理該系列案時,通過調查發現,Z市該行業有相關企業50余家,其中部分企業存在關聯性,如居中介紹、互相提供圖紙、提供產品包裝等,并且這些企業普遍存在知識產權意識淡薄、生產管理環節犯罪風險點突出等問題。為此,檢察官分別走訪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、工商聯、行業商會以及涉案企業,調查該行業整體開展合規建設的意愿,并進行可行性分析。該行業商會了解合規政策后,就全行業開展合規建設表示出強烈意愿并牽頭落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商會向Z市企業合規監管委員會報備后,自行委托一家律師事務所為行業合規建設提供法律服務。在合規律師團隊的指導下,商會確定首批7家企業進行合規建設;組建了合規組織機構,負責制定行業合規公約,討論行業合規重大決定問題,監督企業落實合規政策;制定了行業員工合規行為準則23項、知識產權管理專項制度9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檢察機關建議下,Z市企業合規監管委員會擴大適用第三方監督評估機制,從第三方監督評估組織專業人員名錄庫中隨機抽取人員,組建第三方監督評估小組,跟蹤該行業企業合規整改,評估合規計劃落實情況。期間,第三方監督評估小組與該行業商會聯合開展合規巡查,對7家企業完成巡查10次,發現共性問題15個,發出《違規告知單》9份,持續推動商會成員企業實質化整改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辦理涉企案件時,應注重從類案或系列案件中發現共性問題,分析梳理所屬行業、領域企業是否具有共性風險,引導相關行業開展整體合規建設。本案合規推進過程中,檢察機關注重發揮行業商會牽頭、自治作用,引導商會在內部成立專門的合規機構,建立統一的合規計劃、合規標準,從而促進成員企業執行行業標準、完善自身制度,有效彌補企業獨立開展合規建設能力不足,實現合規成本最小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四

                  馬某拒不執行裁定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幫助涉案企業挽回損失,保障職工合法權益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馬某系三家民營企業董事長、法定代表人、實際經營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2年4月,馬某向劉某借款60萬元。后經法院調解、裁定,馬某應償還劉某借款及利息、并承擔訴訟費共計65萬元。但馬某一直未履行執行裁定確認的還款義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另審查發現,2010年至2012年,馬某因企業資金周轉陷入某黑社會性質組織 “套路貸”陷阱,巨額財產被非法侵吞,致使長期拖欠400余名職工1500萬元社保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某區人民檢察院受理馬某拒不執行裁定案后,認為馬某長期逃避執行法院生效裁定的事實清楚、證據確實充分,符合逮捕條件,但經主動調查發現:1.馬某既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,又是涉黑案件的被害人,其不執行裁定主要因為巨額財產被非法侵吞。2.馬某的公司尚在生產經營,且主要依靠其本人拓展業務,若對其繼續羈押,企業生存難以為繼,數百名職工也將失去工作崗位。檢察機關在馬某家屬代為償還65萬元欠款后及時啟動羈押必要性審查,在保證刑事訴訟順利進行的前提下,將馬某的強制措施變更為取保候審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案件移送審查起訴后,檢察機關把本案與涉黑案件一并審查,協同推進;采用民事監督手段,建議法院優先保障企業職工權益;與法院溝通協作,制定涉黑案件財產處置清單,促成法院將涉黑案件的查扣贓款優先用于支付職工社保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綜合考慮案件性質、馬某認罪認罰、案發后已執行裁定等情節,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企案件中,既要依法懲治犯罪,也要保障企業及職工權益,防止因經營人的違法犯罪而導致企業經營狀況惡化、職工權益受損。本案中,檢察機關通過依法變更對涉案民營企業經營人的強制措施、追繳返還企業被黑社會組織侵吞財產等手段,有效幫助民營企業挽回經濟損失,優先支付職工工資和社保,在保護企業職工合法權益的基礎上,同步保障企業生存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五

                  F公司重大責任事故撤案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嚴格把握追訴標準,為重大項目“搭橋鋪路”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馮某系路橋建設工程民營企業F公司雇傭的吊車司機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4月29日,市屬重點民營鋼鐵企業T公司為保障30億重大工程項目建設,委托F公司承建T公司門外路段路橋改造項目。5月25日下午,馮某負責拆卸該路段臨時橋面板,在操作吊臂回轉過程中未與鄰近的高壓線保持安全距離,導致高壓線路隔空放電短路,造成T公司六個分廠斷電停產,部分機械損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日,T公司以事故造成直接經濟損失239.3萬余元為由報案。后公安機關立案偵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立案三個月后,F公司與T公司達成賠償協議并全部履行,但公安機關一直未對該案作出最終處理,影響了公司正常經營。2021年9月3日,F公司、T公司先后向某區人民檢察院提出申請,請求檢察機關監督撤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受理申請后,檢察機關重點開展以下工作:1.查清直接經濟損失。案發后,兩公司自行核損為90.7萬元,與報案聲稱損失差距較大。為確保損失認定客觀真實,檢察機關建議公安機關委托第三方進行鑒定,后經評估損失金額為92.01萬元,未達重大責任事故罪100萬元的立案追訴標準。2.開展辦案影響評估。經實地調查,了解到F公司具有國家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一級資質,員工200余人帶動1000余人就業,事故發生后F公司員工因害怕追責頻繁提出辭職或者轉崗,導致涉案路段施工滯緩影響T公司重大工程進展。3.當面聽取被害單位意見。T公司表示F公司已全部賠償損失,希望能夠盡快撤案,保障雙方公司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審查認為,F公司不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,偵查機關一直未作出處理結論,對民營企業生產經營造成影響,應依法監督撤案。后檢察機關邀請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人民監督員召開擬監督撤案公開審查聽證會。經評議,聽證員一致同意檢察機關提出的撤案意見。9月26日,公安機關決定撤銷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案件撤銷后,某區人民檢察院延伸檢察職能,向企業發放安全生產風險提示,針對F公司存在的安全生產管理漏洞制發檢察建議。F公司全面采納檢察建議并積極整改。目前,T公司門外路段改造項目已基本完成,重大項目工程順利推進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企偵查監督案件中,要全面客觀審查案件事實,嚴格把握追訴標準。對未達到追訴標準的,依法及時監督撤案。本案中,檢察機關全面、充分審查在案證據材料,發現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未達到重大責任事故罪的追訴標準,遂依法及時啟動立案監督程序,通過釋法說理,促使形成多方共識,案件得到妥善處置,避免企業陷入訴訟困境,幫助企業盡早恢復正常生產經營活動。在履行法律監督職責的同時,檢察機關還注重分析研判涉企案件發案原因,運用檢察建議、風險提示等方式,促進企業規范生產經營,防范違法犯罪風險,保障企業健康平穩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六

                  祁某、陳某受賄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從嚴打擊侵犯民企權益職務犯罪,維護法治營商環境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祁某,系某縣地方融資平臺A建設發展有限公司(國有獨資公司,以下簡稱A公司)原董事長兼總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陳某,系祁某朋友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間,祁某與陳某共謀利用祁某審批民營企業借款的職務之便,在A公司借款給全國500強民營企業B公司過程中,由陳某出面,在約定的融資利息外,向B公司索取額外“好處費”合計2626萬元,該款項后被祁、陳二人均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某縣人民檢察院提前介入祁某受賄案調查時發現,陳某與祁某共同實施索賄行為,屬于共犯,而監察機關尚未對陳某立案調查,遂建議監察機關依法對陳某進行立案調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受理審查起訴后,及時開展主罪復核,發現在移送事實之外,祁某、陳某還存在向B公司另行索賄260萬元事實,經退回補充調查,依法追加認定該筆犯罪事實。鑒于祁某、陳某犯罪數額特別巨大,嚴重侵害民企合法權益,案件情節惡劣,檢察機關以受賄罪對二人提起公訴并提出從嚴懲處的量刑建議,均獲法院采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案件辦結后,針對國有企業出資人監督職責履行不到位等問題,檢察機關依法向國資監管部門發出檢察建議,建議加大對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經濟往來的監管力度,健全政商交往機制,構建親清政企關系,營造法治化營商環境。2020年4月11日,某縣國資辦書面回函全面采納檢察機關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通過政府融資平臺借款是民營企業獲得資金扶持幫助的重要渠道。對融資業務中侵害民營企業合法權益的犯罪活動,檢察機關要嚴查細審、依法嚴懲。本案中,祁某等人利用審批民營企業融資的職務之便索取巨額賄賂,加重民營企業融資負擔,與中央保護民營企業的政策背道而馳。檢察機關通過追加認定共犯、追訴遺漏犯罪事實、從重提出量刑建議等方式,依法從嚴打擊侵害民企合法權益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七

                  N公司、于某合同詐騙撤案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準確界定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N公司系銷售化工產品的異地民營企業,于某系該公司總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4月11日,本地區經營醫療用品的民營企業B公司向N公司購買熔噴布生產原料,并預付貨款十萬元。因N公司相關生產原料售罄,于某遂告知B公司相關情況,并積極尋找其他替代貨源。后因替代貨源無法滿足B公司生產要求,B公司要求解除合同,退還預付款。N公司因已向上游供貨商支付替代貨源履約保證金,雙方就解除合同退款問題未能達成一致。2020年4月17日,B公司向本地偵查機關報案,偵查機關當日以B公司被騙為由刑事立案并凍結N公司賬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于某以公司賬戶被凍結影響企業正常經營為由,于2021年4月29日向某區人民檢察院提出偵查監督申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受理該申請后,全面調閱偵查卷宗,多次詢問證人,并及時啟動辦案影響評估,查明以下事實:1.偵查機關凍結N公司賬戶內15萬元已超過可能的涉案金額。2.N公司積極為履約創造條件,系因客觀原因而未能達成實際交付,雙方屬于合同糾紛并非合同詐騙犯罪。3.N公司注冊資本一千萬元,現有員工十余名,因被刑事立案及賬戶凍結,資金往來受限,目前企業經營陷入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4月29日,檢察機關根據調查核實情況,就違規超額凍結問題向偵查機關制發書面糾正意見,偵查機關于次日對該公司賬戶解除凍結。因N公司可能不涉嫌刑事犯罪,檢察機關要求偵查機關書面說明立案理由,后經當面溝通,偵查機關認定N公司無犯罪事實,于2021年5月11日決定撤銷案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受理涉企案件監督申請后,不局限于申請事由范圍,而是全面審查案件事實,對不當立案的,應依法監督偵查機關及時撤銷案件;同時重點審查偵查行為是否合法,發現有超數額、超范圍、超時限凍結等偵查違法行為的,應當提出糾正意見,確保企業不受不當追究。本案中,檢察機關對涉企合同詐騙案件,綜合考量企業在簽訂、履行合同過程中有無虛構事實、隱瞞真相的行為,是否因客觀原因無法履約,主觀上有無非法占有目的,準確界定合同糾紛與合同詐騙,依法監督偵查機關撤銷案件,同時監督偵查機關糾正不當的涉財產強制措施,有效維護企業正常經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八

                  L公司、趙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不起訴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依托大數據平臺精準開展辦案影響評估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L公司系一家塑膠制造企業,趙某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間,L公司為少繳稅款,在沒有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,由趙某向他人支付票面金額8%左右開票費,通過虛構購銷合同、發貨單、入庫單等方式,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6份,稅額共計24萬余元。后L公司申報抵扣了全部稅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3月27日,趙某主動投案,如實供述犯罪事實。案發后,L公司、趙某補繳全部稅款及滯納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某區人民檢察院受案后,依托自行建設的“惠企慧控”民營經濟風險防控大數據平臺,采用“大數據”+“鐵腳板”相結合的方式,精準開展辦案影響評估。經調查了解到:1.L公司擁有一項發明專利,趙某還擔任即將上市的某關聯企業高級管理人員。2.該公司近五年年均銷售收入1000萬元以上,近三年年均納稅20余萬元。3.L公司、趙某均無刑事、民事、行政等負面記錄,連續13年堅持從事社會公益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綜合考慮,L公司、趙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法定最高刑為三年有期徒刑,具有自首、認罪認罰、全部補繳稅款等從寬處罰情節,且L公司正常經營,能解決員工就業,有一定社會貢獻度,擬對L公司和趙某不起訴。后經公開聽證,聽證員一致同意檢察機關意見。2021年6月9日,檢察機關依法對L公司、趙某作出不起訴決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作出檢察決定后,檢察機關繼續督促企業開展合規建設,企業圍繞財稅申報等方面建立完善18項工作制度。經檢察機關及稅務機關等部門聯合考察,L公司的合規建設通過驗收評估,某區人民檢察院向稅務部門制發《檢察意見書》,建議充分考量企業合規建設情況,對涉案企業依法處罰。隨后檢察機關會同稅務機關制定《涉稅案件企業合規工作銜接辦法》,建立刑行銜接長效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可協調公安、稅務、市場監管等部門,整合企業生產經營、納稅征信、刑事行政處罰等數據,形成民營經濟風險防控大數據平臺,采用“線上+線下”方式開展辦案影響評估,為檢察機關依法準確辦理涉民營企業案件提供參考,并建立刑行銜接機制,將相關工作成果及時轉化為行政處罰的重要考量因素。本案中,檢察機關借助大數據平臺開展工作,最大限度降低司法辦案對企業正常經營的影響,注重與行政機關配合,推動行政機關在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時充分考量合規整改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典型案例九

                  李某等人虛假仲裁執行監督案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充分履行民事檢察監督職能,雙向保護勞資合法權益

                  【基本案情】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1月,某市A公司總經理李某、員工韓某等8人向某區勞動仲裁委申請仲裁,要求公司支付勞動報酬、經濟補償金等。李某在未向公司法定代表人報告8人辭職及提起勞動仲裁的情況下騙取公司公章,私自出具授權委托書,冒用公司名義委托韓某作為公司代理人參加仲裁,與自己達成仲裁調解協議。后李某又冒用公司名義委托自己作為公司代理人與韓某等7人達成仲裁調解協議。勞動仲裁委據此出具8份仲裁調解書,確認A公司需支付李某等8人勞動報酬、經濟補償金等共計246萬元。2020年4月,李某等8人向某區法院申請執行仲裁調解書,法院立案后凍結了A公司銀行賬戶。A公司發現虛假仲裁情形后,向某區人民檢察院申請執行監督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檢察履職情況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受理監督申請后,開展調查核實工作:1.調取8起仲裁案件卷宗,查明李某等8人向勞動仲裁委提交的公司法定代表人電話實為韓某電話,韓某代表公司簽收8份仲裁應訴材料。經審查,8起仲裁案件的調解金額均大幅超出法定標準。2.向A公司調取李某的公章申請使用記錄并詢問公司法定代表人、公章管理人,認定該8起案件存在騙取公章實施虛假仲裁嫌疑。3.對李某等8人分別詢問,李某、韓某承認惡意串通向公司隱瞞辭職并提起勞動仲裁,后又騙取公章冒用公司名義簽訂虛假仲裁調解協議。4.調查了解到因法院執行中凍結了企業銀行賬戶,導致資金無法周轉,對該民營企業疫情后復工復產造成了不良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認為,李某、韓某為獲得超過法定標準的補償金,惡意串通,騙取公章虛構代理關系,實施虛假仲裁。2020年6月,某區人民檢察院向某區人民法院發送提示函,向勞動仲裁委發送檢察建議書,建議對上述虛假仲裁情形依法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后勞動仲裁委撤銷原仲裁調解書,法院終結該8起案件的執行。2020年8月,經勞動仲裁委重新審理,李某等人與A公司達成調解,公司同意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、經濟補償金等共計113萬余元,目前上述款項已給付完畢。本案共幫助公司挽回經濟損失133萬元,A公司向檢察機關贈送錦旗表示感謝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發布意義】

                 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及勞動者參與的虛假仲裁時,兼顧企業和勞動者合法權益,引導和幫助企業合法合規用工、勞動者依法維護和實現權利。該系列案件經重新仲裁雙方達成了調解,實現了勞動者和企業權益的雙向保護,體現了司法的公正和溫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該系列案件系企業高管向公司隱瞞重要信息,騙取企業公章,虛構代理關系實施的虛假仲裁案件,具有很強的隱蔽性。檢察機關主動充分履職,深入調查核實查明事實,推動了仲裁機構撤銷虛假仲裁調解書、法院裁定終結執行,為企業挽回了損失,推動企業順利復工復產,有效落實“六穩”“六?!闭?。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  編輯:夏禹瑋  
                集群頭條
                案件發布
                新媒體
                微信
                微博
                客戶端
                免费av网站
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hv1zx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hv1zx"><listing id="hv1zx"><pre id="hv1zx"></pre></listing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hv1zx"></mete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hv1zx"><mark id="hv1zx"><track id="hv1zx"></track></mark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hv1zx"><mark id="hv1zx"></mark></d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hv1zx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el id="hv1zx"></del>